明末,总兵在城下打仗,城上却放下酒食犒赏敌军,后果如何?

电影资讯 浏览(1889)

  大明帝国的最后十八年:悲歌南明(五十一)

  杭州的陷落

  监国朱常E派出活秦桧陈洪范出使,去跟清军讲和。陈洪范当然不会拒绝,他正好借此机会,乘坐悬挂着“奉使清朝”旗帜的船只,堂而皇之地去跟多铎商量,如何将卖国进行得更彻底。

  不过清军并不会因此停下脚步,朱常E六月初八就任监国,仅仅三天以后,由贝勒博洛、固山额真摆因兔阿山等率领的八旗兵就已直趋杭州,更要命的是,八旗军的重炮营——乌真超哈也全营出动,随军抵达。

  还没在杭州安顿几天的马士英,早有准备,他故伎重演,把内阁的印信一丢,跑到了江里郑鸿逵的兵船上,清兵强于骑射,这时还没有水师,水里还是明军的天下,跑到船上,再安全不过。

  阮大铖、朱大典等其他官员纷纷效仿,从水路逃遁。

  朱常E本来也可以逃跑,不过陈洪范及时地赶了回来。

  他回到杭州,向朱常E描述,清军有多强,统帅却又极其开明,并举了弘光帝朱由崧和其他几个藩王的例子,说他们都受到礼遇,好吃好喝,待遇不减。现在杭州必定守不住,朱常E如果逃跑,清军必定会追击到天涯海角,如果就地降清,不但可免去颠沛流离、担惊受怕之苦,还能享受王爵的待遇,何乐而不为呢?

  朱常E的监国,本来就是被硬抬上位,这是,当初求着他监国的那些人却一个个脚底抹油,溜之大吉,丢下自己在杭州城里当出头鸟,本来就一肚子不爽,陈洪范又把清军夸上了天,于是他决定,投降清朝。

  

  朱常E决定投降了,却并不是人人都想投降,比如总兵方国安。

  方国安在弘光朝,依附马士英,混到了一颗镇南将军的印信,在左良玉和江北四镇分崩离析后,原本不起眼的方国安部俨然已成为明军主力。方国安和其他几个军阀一样,军纪很差,纵兵劫掠,百姓深受其害,不过这时候,方国安手底下还有一万余兵马,他还想和清军碰?慌觯谑撬示肭寰胺婕ふ接讠金门下?

  方国安在前面杀得正热闹,冷不丁回头一看,朱常E竟然正带人从城墙上放下了美酒和食物。

  方国安一阵感动,潞监国到底还是挂念咱们子弟兵啊。

  定睛再一看,吊下的酒食却并不是送给自己的部下,而是送到了八旗兵那里。

  方国安气得几乎倒撞下马,自己带着部下在城下拼命,城上的领导却犒赏敌军,这打的是哪门子仗?

  方国安心灰意冷,带着部下东渡钱塘江,再也不管朱常E。

  博洛大军,名正言顺开进杭州,接受了朱常E的投降。

  有了朱常E这个幌子,杭州的博洛顺势摆出一番礼贤下士的模样,招降附近的明朝藩王,当时周边还有好几个宗室——萧山的周王、会稽的惠王、钱塘的崇王、临海的鲁王。除了鲁王外,周、惠、崇三王都响应号召,来到杭州,博洛把他们打包,同朱常E一起发往南京,在南京中转后,又跟朱由崧一起会合,送往北京。当然,在那里,等待着他们的是杀头的命运。

  皇帝、监国、藩王被抓的被抓,投降的投降,明军也是或降或逃,江南的州官纳表降清,江浙一带不战而定,看上去一片和谐。

  北京的多尔衮认为江南已经平定,八旗兵将长途作战,也需要休整。于是下令,多铎、博洛班师回朝,由平南大将军、贝勒勒克德浑和固山额真叶臣,会同内院大学士洪承畴接防江南。

  同时,南京也不能再叫南京,更不能叫应天,因为那是明朝的叫法,南京改称江宁府,寓意江南安宁。

  

  剃发易服

  从四月初到六月中旬,清军仅仅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,就从黄河杀到钱塘江,一路摧枯拉朽,顺利摧毁了弘光政权,多尔衮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。

  事实证明,当一个人忘乎所以的时候,失误就将接踵而来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被胜利冲昏了头脑。

  得意忘形的多尔衮,在孙之獬等人的建议下,颁布了一道重要法令——剃发令。

  有必要介绍一下清朝的发型。

  我们现在熟知的清朝发型,多半是通过清宫戏而得来的印象。

  电视里的发型,是剃掉头发的前半部分,把后半部分编成长长的辫子,俗称阴阳头。

  阴阳头,已经是清末的发型,在清军入关之初的发型,可不是那样的。

  在清初,八旗子弟的发型有个很形象的称谓“金钱鼠尾”,即将四周的头发全部剃光,仅在头顶正中的位置留下一片铜钱大小面积的头发。如此稀少的发量,编出来的辫子就像老鼠尾巴一样细。

  这个发型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现在来看,那就是绝对的“非主流”。

  

  中原奉儒家文化为独尊,从皇帝到平民,遵守的都是儒家的一套文化礼仪,上千年以来,这已经深入到骨子里,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  清军南下后,底层百姓对统治者的更换其实没有上层权贵那样敏感,最重要的是能过好日子。

  可是剃发令一出,原本已经不战而定的江南顿时炸了锅。

  道理也很简单,儒家文化提倡的是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”,中原并不是没有被异族统治过,不过无论是五胡还是蒙古,即使汉人地位低下,也从来没有颁布过强制改变发型的命令,用现在的话来说,这就是侵犯了我的基本人权。

  除了剃发,还有易服。

  汉服在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了数百年之久,我们逐渐忘记了自己曾经拥有的华美衣裳,成了世界上惟一没有自己民族服装的古老民族。今天人们看到的“唐装”和旗袍、长衫马褂都不是汉族的民族服饰,而是其他的民族服饰或改良。

  直到近些年,在一些汉服爱好者的努力下,汉服逐渐有一些复兴的迹象,我们开始

  或多或少能看到一些汉服的影子。

  剃发这件事,多尔衮其实早就在盘算。进入北京后,他就颁布过剃发令,下令百姓按照满族传统,剃发易服。

  

  没想到,剃发令遭到民众的强烈反对。清军初来乍到,还没有完全站稳脚跟,为了防止叛乱,不被赶回关外,多尔衮只得宣布取消剃发令,他还发了一道谕令承诺:自兹以后,天下臣民照旧束发,悉从其便。

  清军如此顺利灭亡了弘光朝,兵不血刃拿下江南,多尔衮要改主意了。

  小院的历史观是,尽量在史料支持的基础上,公正客观的来讲历史,剃发易服这件事,被认为是清朝最不得人心的手段。不过,在这件重大事情上,实际的操作与传统的认知,还是有所区别的,这些我们下一节再讲。

  大明帝国的最后十八年:悲歌南明(五十一)

  杭州的陷落

  监国朱常E派出活秦桧陈洪范出使,去跟清军讲和。陈洪范当然不会拒绝,他正好借此机会,乘坐悬挂着“奉使清朝”旗帜的船只,堂而皇之地去跟多铎商量,如何将卖国进行得更彻底。

  不过清军并不会因此停下脚步,朱常E六月初八就任监国,仅仅三天以后,由贝勒博洛、固山额真摆因兔阿山等率领的八旗兵就已直趋杭州,更要命的是,八旗军的重炮营——乌真超哈也全营出动,随军抵达。

  还没在杭州安顿几天的马士英,早有准备,他故伎重演,把内阁的印信一丢,跑到了江里郑鸿逵的兵船上,清兵强于骑射,这时还没有水师,水里还是明军的天下,跑到船上,再安全不过。

  阮大铖、朱大典等其他官员纷纷效仿,从水路逃遁。

  朱常E本来也可以逃跑,不过陈洪范及时地赶了回来。

  他回到杭州,向朱常E描述,清军有多强,统帅却又极其开明,并举了弘光帝朱由崧和其他几个藩王的例子,说他们都受到礼遇,好吃好喝,待遇不减。现在杭州必定守不住,朱常E如果逃跑,清军必定会追击到天涯海角,如果就地降清,不但可免去颠沛流离、担惊受怕之苦,还能享受王爵的待遇,何乐而不为呢?

  朱常E的监国,本来就是被硬抬上位,这是,当初求着他监国的那些人却一个个脚底抹油,溜之大吉,丢下自己在杭州城里当出头鸟,本来就一肚子不爽,陈洪范又把清军夸上了天,于是他决定,投降清朝。

  

  朱常E决定投降了,却并不是人人都想投降,比如总兵方国安。

  方国安在弘光朝,依附马士英,混到了一颗镇南将军的印信,在左良玉和江北四镇分崩离析后,原本不起眼的方国安部俨然已成为明军主力。方国安和其他几个军阀一样,军纪很差,纵兵劫掠,百姓深受其害,不过这时候,方国安手底下还有一万余兵马,他还想和清军碰一碰,于是他率军与清军前锋激战于ソ鹈畔隆

  方国安在前面杀得正热闹,冷不丁回头一看,朱常E竟然正带人从城墙上放下了美酒和食物。

  方国安一阵感动,潞监国到底还是挂念咱们子弟兵啊。

  定睛再一看,吊下的酒食却并不是送给自己的部下,而是送到了八旗兵那里。

  方国安气得几乎倒撞下马,自己带着部下在城下拼命,城上的领导却犒赏敌军,这打的是哪门子仗?

  方国安心灰意冷,带着部下东渡钱塘江,再也不管朱常E。

  博洛大军,名正言顺开进杭州,接受了朱常E的投降。

  有了朱常E这个幌子,杭州的博洛顺势摆出一番礼贤下士的模样,招降附近的明朝藩王,当时周边还有好几个宗室——萧山的周王、会稽的惠王、钱塘的崇王、临海的鲁王。除了鲁王外,周、惠、崇三王都响应号召,来到杭州,博洛把他们打包,同朱常E一起发往南京,在南京中转后,又跟朱由崧一起会合,送往北京。当然,在那里,等待着他们的是杀头的命运。

  皇帝、监国、藩王被抓的被抓,投降的投降,明军也是或降或逃,江南的州官纳表降清,江浙一带不战而定,看上去一片和谐。

  北京的多尔衮认为江南已经平定,八旗兵将长途作战,也需要休整。于是下令,多铎、博洛班师回朝,由平南大将军、贝勒勒克德浑和固山额真叶臣,会同内院大学士洪承畴接防江南。

  同时,南京也不能再叫南京,更不能叫应天,因为那是明朝的叫法,南京改称江宁府,寓意江南安宁。

  

  剃发易服

  从四月初到六月中旬,清军仅仅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,就从黄河杀到钱塘江,一路摧枯拉朽,顺利摧毁了弘光政权,多尔衮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。

  事实证明,当一个人忘乎所以的时候,失误就将接踵而来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被胜利冲昏了头脑。

  得意忘形的多尔衮,在孙之獬等人的建议下,颁布了一道重要法令——剃发令。

  有必要介绍一下清朝的发型。

  我们现在熟知的清朝发型,多半是通过清宫戏而得来的印象。

  电视里的发型,是剃掉头发的前半部分,把后半部分编成长长的辫子,俗称阴阳头。

  阴阳头,已经是清末的发型,在清军入关之初的发型,可不是那样的。

  在清初,八旗子弟的发型有个很形象的称谓“金钱鼠尾”,即将四周的头发全部剃光,仅在头顶正中的位置留下一片铜钱大小面积的头发。如此稀少的发量,编出来的辫子就像老鼠尾巴一样细。

  这个发型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现在来看,那就是绝对的“非主流”。

  

  中原奉儒家文化为独尊,从皇帝到平民,遵守的都是儒家的一套文化礼仪,上千年以来,这已经深入到骨子里,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  清军南下后,底层百姓对统治者的更换其实没有上层权贵那样敏感,最重要的是能过好日子。

  可是剃发令一出,原本已经不战而定的江南顿时炸了锅。

  道理也很简单,儒家文化提倡的是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”,中原并不是没有被异族统治过,不过无论是五胡还是蒙古,即使汉人地位低下,也从来没有颁布过强制改变发型的命令,用现在的话来说,这就是侵犯了我的基本人权。

  除了剃发,还有易服。

  汉服在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了数百年之久,我们逐渐忘记了自己曾经拥有的华美衣裳,成了世界上惟一没有自己民族服装的古老民族。今天人们看到的“唐装”和旗袍、长衫马褂都不是汉族的民族服饰,而是其他的民族服饰或改良。

  直到近些年,在一些汉服爱好者的努力下,汉服逐渐有一些复兴的迹象,我们开始

  或多或少能看到一些汉服的影子。

  剃发这件事,多尔衮其实早就在盘算。进入北京后,他就颁布过剃发令,下令百姓按照满族传统,剃发易服。

  

  没想到,剃发令遭到民众的强烈反对。清军初来乍到,还没有完全站稳脚跟,为了防止叛乱,不被赶回关外,多尔衮只得宣布取消剃发令,他还发了一道谕令承诺:自兹以后,天下臣民照旧束发,悉从其便。

  清军如此顺利灭亡了弘光朝,兵不血刃拿下江南,多尔衮要改主意了。

  小院的历史观是,尽量在史料支持的基础上,公正客观的来讲历史,剃发易服这件事,被认为是清朝最不得人心的手段。不过,在这件重大事情上,实际的操作与传统的认知,还是有所区别的,这些我们下一节再讲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